写诗,临池。
从诗墨中习得真善美。
以及,关照内心。
公众号:纳云山。
纳云是我,云山是@名归故里。欢迎来玩。

警惕彩虹屁!

*阅读到文章最后,您将收获一只反讽本讽格

|・ω・`)

       偶然翻出了五年前的一篇旧文,再联想到现在只会哈哈哈和彩虹屁的自己,惊诧于当时语言体系的丰富程度。前段时间听阿乙老师讲座,他说自己已经很久不看微博了,因为会让语言变的贫乏。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我语言逐渐贫乏的根本原因是重度网瘾,表现为彩虹屁的滥用。

       先解释下彩虹屁,它最早是饭圈用语,用来花式吹捧爱豆,现在逐渐影响到了网络的各种圈子,被广泛用来商业互吹。...


给手写圈朋友们的一封信(by:格格)

手写圈的朋友们:
       大家好。
       最近有件事情萦绕在心头,实在是不吐不快。这里写下聊博一哂。
       事情是这样的,我偶然翻到一位朋友一年前的手写图片,发现和TA一年后的水平………不相上下。但最奇怪的是,这位朋友一直在勤奋刻苦的更博写字,并且有临帖,博文还有不低的热度。TA是一位有天赋并且努力的人,但看着这一年的止步不前,实在是为TA惋惜。
   ...

书法审美初级教程1.0——师古师心

转旧文。

纳云堂随笔:


格格要努力寫字寫詩:



声明:



1、本教程只针对入门的朋友,尤其是楷书行书,其他书体可参考借鉴。



2、法无定法,本文所述只针对大多数一般性情况。



3、站外转载需取得授权,谢谢合作。



4、限于本人的水平和视角,必然会存在一些问题。欢迎友好的讨论。



5、本文内容较多,若时间不够,可先看第一和第三部分,有空再看第二四部分。...






它盯住一片光影

就像盯住一团火

璀璨银河的凝视


我也曾对这宇宙着迷

繁复跳跃的表象

和细腻幽微的深境

生命的意义我们仍未得知


打着呼噜沉溺于柔软的被窝

和温暖的膝盖

宇宙和星系

从此,睡成一团诗意


书法审美初级教程1.0——师古师心

声明:

1、本教程只针对入门的朋友,尤其是楷书行书,其他书体可参考借鉴。

2、法无定法,本文所述只针对大多数一般性情况。

3、站外转载需取得授权,谢谢合作。

4、限于本人的水平和视角,必然会存在一些问题。欢迎友好的讨论。

5、本文内容较多,若时间不够,可先看第一和第三部分,有空再看第二四部分。


       学习一门艺术,审美是首先需要提高的。假使一个人写字很有天赋,但审美水平很低,那么他很有可能一辈子都逃脱不了江湖书法的窠臼。...


纳云堂随笔之九

适我无非新——当下书法潮流的思考


     “适我无非新”这句话出自王羲之《兰亭诗》,它说明了艺术是要有创新的。


       在我看来,艺术的发展就是一个不断扬弃的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就书法而言,魏晋尚韵,到了唐便收束求法度。唐求法,宋便破法追意。元认为宋求己过多,便要求复古。明觉得元复古导致流俗,便尚态。到了清代,则一反前几朝对帖学的追捧,开始崇碑。可以看到,每个朝代的风尚都是基于对上一个朝代的批判...

纳云堂随笔之八

真之不存,善美焉附?


唯道集虚。
——纳云堂随笔之七

“虚”和“实”一直是一个中国式的哲学命题。

书法中有虚实。
点划为实,纸面为虚。
重笔为实,轻笔为虚。
密集为实,疏朗为虚。

“虚”和“实”极端化就是“无”和“有”。
道德经中以车轮为例,探讨了有无。
“三十辐共一毂,当其无,有车之用……故有之以为利,无之以为用。”

诗词也有“无”和“有”。
王国维人间词话中说“有有我之境,有无我之境。“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”,“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”,有我之境也;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“寒波澹澹起,白鸟悠悠下”,无我之境也。有我之境,以我观物,故物皆着我之色彩;无我之境,以物观物,故不知何者为我,何者为物。”

每门学科都有...

纳云堂随笔之六——技、艺、道的问与答

近来迷上了美学。
把宗白华的《美学散步》当作睡前读物来看。谁知看了便更睡不着了。索性来写上两句。
宗老在书中写道“什么是意境?人与世界接触,因关系的层次不同,可有五种境界:
(1)为满足生理的物质的需要,而有功利境界;
(2)因人群共存互爱的关系,而有伦理境界;
(3)因人群组合互制的关系,而有政治境界;
(4)因穷研物理,追求智慧,而有学术境界;
(5)因欲返本归真,冥合天人,而有宗教境界。
功利境界主于利,伦理境界主于爱,政治境界主于权,学术境界主于真,宗教境界主于神。但介乎后二者的中间,以宇宙人生的具体为对象,赏玩它的色相、秩序、节奏、和谐,借以窥见自我的最深心灵的反映;化实景而为虚境,创形象以为象征,...

纳云堂随笔之五——我丢了一条狗

       是的,我丢了一只狗。

      它是一只白色的长毛狗,不高,应该属于中小型犬。浑身脏兮兮的,背部好像还有伤,只有一双眼睛黑黑亮亮。

       我是在回家的路上遇见它的。晚上十一点多了,路上没什么人,它安静的蹲在学校门口望着我。路灯被层层叠叠的树荫遮蔽,风一起,斑斑驳驳的光线便落在它的身上。我驻足看了它一会,企图从它黝黑的眼睛中看出些什么。它突然站起,走过来闻了闻我的衣角。我往前走了两步,...

淡墨见精神——赵孟頫特展看展侧记之一
老赵的行书二赞二诗卷,据说是醉后乘兴而作,颇有米颜笔意,使转颇自然,厚重又浪漫。
应该是墨淡纸滑的原因,能清晰看出运笔的方式,使转处的用笔极为清晰。
墨稍重的是笔锋,墨稍淡的在笔肚。笔法千古不易。可用此帖验证自己的笔法是否正确。
图八简单标注出了笔锋的位置。

未信吾生此便休——纳云堂随笔之二

在实验室整理资料,突然一阵烦闷。于是翻开手头一本《启功韵语集》。
第一眼看到“未信吾生此便休”。触动很大。
启老“为友人做书,突然晕倒”,“名医相蹙眉”,这时他说“未信吾生此便休”。
重新念两遍。
“未信吾生此便休”。
“未信吾生此便休”!
被考试和科研困扰的我也仿佛获得了力量。
是的,一辈子只一次,为什么不做到更好呢。

后记:

这本书来历也神奇。
书是教我诗词鉴赏的李晶老师送的。作者是赵仁珪老师。赵老师又曾到我家乡调研,并点评过我的字。后来我考来北京,去北师拜访过他,并请他点评诗书。再后来和李老师闲聊才知他是李老师的研究生导师。

缘分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呐。

纳云堂随笔之一

得了一句有意思的话。分享给大家:
凡面目特异者,其道必小。出自杨钧《草堂之灵》。
后面一句是“字之冬心板桥,一入藩篱,终绝出路,小道数载可成,中庸百年莫尽”。
“冬心板桥”指金农郑板桥,意指他们书风特异,是为小道。与之对比,走个极端,王羲之走中庸大道,而百年(其实已经千年)莫尽。

不过依照我的想法,这句话说的也不尽然。郑板桥和金农的书法水平不能算很低,只是在和王羲之等人的对比下才显得低。也不能完全否认特殊风格的好处。
可以这么理解,风格特殊决定了发展的上限,即无法成为大道,但其下限则由具体的执行人所决定的。
小道也是道,与没有道相比也是要好的。

要想实现怎样的目的,就要去走其对应的道。
汝欲得之,必先知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