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诗,临池。
从诗墨中习得真善美。
以及,关照内心。
公众号:纳云山。
vx:gege_nayuntang
加时请备注lofterID。

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昔。

        恩师收到一本江阴介居书院的创刊号,指着其中沈鹏老先生的几篇文章告诉我要认真读。

       拜读之后,发现篇篇精彩,需要反复咀嚼,其中有一篇名为《中青年与老一代书法家的比较及其他》的论述,写于一九九八年。

       二十年过后,当年的青年已经到中年,当年的中年也快要步入老年。《兰亭序》云:“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昔。” 今天看二十年前的论断,更是别有一番滋味。

这里摘录几段引人深思的:


1、当代的书法,不可否认有现代感。可是一般说来“现代感”不应当是外加的、表面的。现代感如何在创作中体现?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融进一种现代的感情?还是纯属现代的形式?或者对形式来一个大跨度的变革?或者是把时间和空间用一种新的方式加以组合?我一向认为是可以多放尝试的,“现代感”是多元的。


2、书法家只有先“静”下来才能“动”,在精神放松的状态下,才能进入紧张的创作状态。“五乖””五合”既是创作的客观物质条件,更是主观精神准备。文徵明跋怀素《自叙帖》没有忘记“狂怪处无一点不合轨范”。


3、书法艺术是一种文化现象,但从事这门艺术并不等于就具备了文化。


4、如果认为从事了某种艺术,就注定具有了创造性思维,就高于别人,是不合事实的。海涅说,上帝开宴会的时候要把诗人放在首席,那也看什么样的诗人吧。


5、希望,每一个人能发现自己的优点,自己的长处,发现自己如何学习最能见效,然后去达到自己所希望的目标。但同时,在发现自己的长处的时候也要注意自己不足的地方。你擅长一种刚健型的,但也不可忽略柔美型的,在吸收柔美的时候,也不要把你的那个“刚健”丢弃掉。


共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