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诗,临池。
从诗墨中习得真善美。
以及,关照内心。
公众号:纳云山。
纳云是我,云山是@名归故里。欢迎来玩。

警惕彩虹屁!

*阅读到文章最后,您将收获一只反讽本讽格

|・ω・`)

       偶然翻出了五年前的一篇旧文,再联想到现在只会哈哈哈和彩虹屁的自己,惊诧于当时语言体系的丰富程度。前段时间听阿乙老师讲座,他说自己已经很久不看微博了,因为会让语言变的贫乏。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我语言逐渐贫乏的根本原因是重度网瘾,表现为彩虹屁的滥用。

       先解释下彩虹屁,它最早是饭圈用语,用来花式吹捧爱豆,现在逐渐影响到了网络的各种圈子,被广泛用来商业互吹。

       以彩虹屁为代表的网络语言,其特点是浅和白,语言易懂且挪用方便。学会了一个句式,替换主语后,对爱豆表白可以,对喜欢的太太表白可以,对喜欢的作品表白可以,对喜爱的宠物表白也可以。于是其他丰富的词汇被几个简单的句式代替,久而久之,语言贫乏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它的好处是俗,坏处也是俗。

       但好处是通俗,坏处是庸俗。

       通俗是简单直白不给交流设障,庸俗则是通俗的滥用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这里还有两个问题值得思索:

       第一个是,流行的东西是由内容生产者产出的,这没有错。但他们产出内容时其实是做出过调研的,譬如哪些内容容易流行,哪些内容被哪种群体欢迎。也就是说这些浅白的东西是针对我们设计的,同时也被我们选择,是不是从某一个角度来说,我们本身就是浅和白的呢?

       第二个是,有些人可以坚守住不被影响,为什么我们没能成为那些人? 

       同样是批判网络语言的贫乏和浅薄,引用一下我五年前批评古风诗词博(当时还未出现彩虹屁)的句子,当年年轻气盛,热爱卖弄,这里摘录聊博一哂:“随机看了五六个不同大v发的微博,满眼的相思相思还是相思,满目的闺怨闺怨还是闺怨,以及扑鼻而来的甜腻和脂粉气。你们把《诗经》起讽喻诗里的忧国忧民放到哪里去了?你们把太白"惟有饮者留其名"的放荡不羁放到哪里去了?老杜偶来一句"老妻画纸为棋局,稚子敲针作钓钩"的萧散自然呢?孟郊"冷露滴梦破,峭风梳骨寒"的阴郁呢?朱敦儒"诗万首,酒千觞,几曾着眼看侯王?玉楼金阙慵归去,且插梅花醉洛阳"的狂傲呢?东坡"无波真古井,有节是秋筠"的箴言呢?辛稼轩醉酒后"以手推松曰:去!"的豪迈呢?仲殊问荷花"记得当年沽酒那人家"的雅趣呢?这么些厚重且有内涵的东西都到哪里去了呢?大抵是在你们45度角仰望星空惆怅的捧着一本古风诗词选,轻叹着"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"的时候化成蝴蝶儿飞走了罢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而我现在只能大吼一声:“警惕彩虹屁!”  

       反讽本讽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