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诗,临池。
从诗墨中习得真善美。
以及,关照内心。
公众号:纳云山。
纳云是我,云山是@名归故里。欢迎来玩。

纳云堂随笔之五——我丢了一条狗

 

       是的,我丢了一只狗。

      它是一只白色的长毛狗,不高,应该属于中小型犬。浑身脏兮兮的,背部好像还有伤,只有一双眼睛黑黑亮亮。

       我是在回家的路上遇见它的。晚上十一点多了,路上没什么人,它安静的蹲在学校门口望着我。路灯被层层叠叠的树荫遮蔽,风一起,斑斑驳驳的光线便落在它的身上。我驻足看了它一会,企图从它黝黑的眼睛中看出些什么。它突然站起,走过来闻了闻我的衣角。我往前走了两步,并唤了唤它示意他跟我走。它便跟着我走,每走两步停滞一下,直到我再唤它一声。就这样我们走到了小区门口。说是小区的门,其实也不算,只是小区这个方向没有门,有人便将栅栏掰弯,缝隙勉强能通过一个人罢了。于是我穿过这个小门站在另一侧唤我的狗。可它怎么都不肯过来,并且蹲在了门口。我只好同它商量:“在这里等着我哦,我回家给你拿香肠”。等我飞快的跑到家,再飞快的跑回去的时候它已经不在原地了。

      我之前见过它两次,一次是某天熬通宵写论文,在去吃早餐的街角,看到一只狗蹲在那里。等我吃饭回来,清洁阿姨开始扫地,它就跟着她们,阿姨扫到哪儿它就跑到哪儿,像一只开心的狗腿子。还有一次去拿快递,依旧经过那个街角。两个清洁阿姨从袋子里拿出牛奶和香肠,它在一旁欢快的摇着尾巴。

      这么说来,它应该是清洁阿姨的狗。

      可它是我的狗。你看,我是有依据的。深夜的路虽然人少,但并非是没人的,在它跟着我走的路上,前后碰到了数十个人,可它只跟着我。再者,虽然它对着清洁阿姨一脸谄媚,可那是为了生计。遇到了我则一脸沉静,在初秋的深夜陪着我从学校走到了家,然后不声不响的走了。就像王子猷在大雪之夜访戴安道,乘兴而来,兴尽而归。

     我丢了一只狗。我的狗。

     你什么时候能再回到我身边,陪我一起看雪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