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诗,临池。
从诗墨中习得真善美。
以及,关照内心。
公众号:纳云山。
纳云是我,云山是@名归故里。欢迎来玩。

纳云堂随笔之三——浅谈“丑书”

    前段时间,当代五人书展在临沂市美术馆开幕,一时间书法界对于“丑书”众说纷纭。因为这五位写的正是“丑书”。也来聊聊我的看法。艺海无涯,未能学得其万一,欢迎讨论。
    首先,没有坚实基础的丑书不在本文“丑书”定义内,因为没有坚实基础空谈“丑书”就是野狐禅。而有坚实基础的“丑书”本质上是对于“俗书”的一种批判。
    “丑书”反对只有技艺没有思想或者思想浅薄的“俗书”。它以大众审美的“丑”反对大众审美的“流美”甚至“流俗”,同时它以艺术的“美”反对艺术的“丑”(即流俗)。它是艺术的,有思想的,发人深思的。
    同时,它也是对于书法这个表现形式的新探索之一。就像宋人书法因反对唐人的法而创造了“尚韵”的时风,也像苏辛以诗入词,以赋入词,区别于“小词”“艳词”,并在婉约词派外另造了一个豪迈词派。但“丑书”是否能被历史认可,那就交由历史评说了。
    就“丑书”本身而言,不同人手中的丑书千人千面,包含了多种源头的杂糅和个性的表达。当然,“丑书”也存在一些问题,因着对于自我的极度表达,每个人的“丑书”或多过少都会带有各自的习气。
    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现在大众普遍对于丑书接收程度不高,两个原因:
    其一:没有书法基础的大众容易被蒙蔽双眼。首先容易被江湖书法(即毫无临帖基础的或者基础相当薄弱的,但看起来潇洒无比,或者拿一堆名人合照以及山寨头衔忽悠人)欺骗。过了这个槛,接着会遇到一些临帖基础,但取法不够高古,比如说只临习的当代人的作品(取法乎下,无所得矣)。然后,才是有临帖基础,但是仅追求视觉上的好看,细究起来什么都没有的流俗的作品。最后,基于对流俗的批判,形成了多种的审美,“丑书”是其中争议较大的一种,注意,只是“之一”,其他方式的探索不在这里展开讲。
    其实这些门槛也都是很多写字人的必经之路,一开始不会临帖,接着没选到好贴,之后没能避免流俗,再之后是批判流俗。每个人都有自己身处的阶段,处于哪个阶段都没有问题。有问题的是,有些水平不够的人不去思考如何提升水平,反而为了自己的利益大肆宣扬自己是最好的,最能代表书法的。于是,大众和初学者被宣传蒙蔽双眼,再然后美成为了丑的通行证,丑成为了美的墓志铭。所谓颠倒黑白,即是如此。
    其二:作为艺术家,其本身的创新行为就是超前的,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梵高的《向日葵》和杜尚的《泉》。前者自不必多说,后者是一个男用小便池,它被塞尚放在展览台之后,开启了一扇“当代艺术”的大门。更多的时候,艺术就是留给后来人的。所以一种艺术的创新形式,当代人认可最好,不认可也无可厚非。
    对于学习书法的人而言,你站在哪个阶段不重要,重要的是不要永远驻足在这个阶段,要有开阔的眼界,要善于思考和总结,要勇于向下一个阶段探索和进发。
    最后请记住两句话:
    艺海无涯;
    可贵者胆,所要者魂。